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平特一肖论坛 > 内幕资料 >

她的精神力与本身的魅力混合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4 20:05
从门外进来了一位身着白衣的俏脸女子,她双颊微泛红霞,显得娇艳欲滴,一对美眸神采盈溢。凹凸分明的玲珑身躯,走起路来人如在风中的树枝,左摇右摆地发出了阵阵诱人的气息。她一摇三摆地来到众人面前,嗲声嗲气地道:“陈总,这是你要的资料。”声音婉柔,使人听了连骨头都为之酥软,三魂七魄不知在什么地方。陈景田一手接过资料,脸容含笑,眸子迷恋地望着她,良久之后才道:“阿红,你先下去吧!”那个温柔样,如果不是亲耳听到,根本没有人能想象,连陈景田这样的大男人,都会说出这样温柔的话来。“厉害!”龙如风暗忖。一个正常人的魅力是不可能有如此强的感染力的,可是这女子身上有股灵力,也不知她是怎么弄的,竟然能把这灵力结合本身的魅力,使得她的魅力发挥到异常的境界。因此,她的一举一动都不由得含着魅力,让人在不知不觉中,都被她所迷惑了。龙如风知道,这个女子应该就是珍珍所说的西门红,为了证实自己所想,望了珍珍一眼。珍珍会意地点点头,表示他所想的没有错。西门红趁着转身之际,望了望一旁的珍珍,那双勾魂的美眸透出了森森的杀机,狠狠盯了她一下。西门红所有的动作,都是在一瞬间之内发生的事情,拿着资料的陈景田,根本没有机会能看到这些,只有当事人与龙如风,才能把这一切看到眼里。陈景田拿过资料递给珍珍,语气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说道:“这就是你要的上个月季销售报表。还有什么需要,你说,我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的。”珍珍接过资料,很商业化地对他盈盈一笑,说道:“谢谢,有什么需要,我会向你说的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便站了起来。陈景田也站起来说道:“慢走,我就不送了。”拿着资料,两人走出了大门。在轿车上,珍珍问道:“西门红你见到了,对她有什么印象?”龙如风缓缓答道:“在陈景田身上,我还发现不出有什么不对劲,可能我没有经过这方面的培训。但是那个西门红,一切都如你所说的是个异能者,我发现她的精神力比你还要高一点,最为奇特的是,她的精神力与本身的魅力混合,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异能。”珍珍边开着车边说道:“如果我不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,昨天我跟她的比试,就要吃了她的亏。”哟的一声,道:“师父,你有没有发觉我们被跟踪了?”其实那两个人自从他们一出门口,就一直跟踪着,龙如风早就知道,只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,道:“知道,就是我们后面那辆红色小车。”珍珍问道:“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才好?”龙如风笑道:“我们现在就来跟他们玩捉迷藏游戏,你现在先把车开到南山那边去。”看着珍珍对这话很不理解的样子,解释道:“南山那边没有什么人,到时候我们在山上把他们拿下,说不定能让我们寻找出什么线索来。”珍珍恍然道:“师父,你想得真周到,好,看我的。”说着,她大力地打一下方向盘,轿车马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往南山的方向行去。他们一转弯,红色小轿车也随着他们转。半个钟头后,在珍珍急速的驾驶下来到南山山脚,当她把车停到停车场时,跟踪者也随着把车停在停车场。珍珍停车回来后,在龙如风的耳边小声说道:“这两个人真是不知死活。”龙如风笑道:“不要去管他们,等一下他们就会后悔,为什么要来跟踪我们。”说着,他迈开大步往南山走去。一路上,两个跟踪者借着山上的岩石与地形来隐藏,身体极为敏捷地跃来跃去,闪闪缩缩的跟踪在龙如风两人的后面。但不论他们藏得如何好,却都没有办法逃得过龙如风的心神感应。对于他们这种普通人能有这种功夫,龙如风也大为佩服,向着珍珍说道:“这两个人的幻术修炼得这么好,真是不容易啊。”珍珍随口答道:“像他们这种人,应该从小就是被组织送到一定的地方训练,长大了就为组织服务。”大约十五分钟后,两人终于爬到南山顶山。珍珍站在山顶上左右遥望,过了一会儿问道:“他们怎么没有跟来了?”龙如风笑笑道:“他们早就来了,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。”“在什么地方?”珍珍惊讶问道。龙如风指了指离他三米远的一棵金荣树,道:“就在那棵金荣树上面。”接着对树喝道:“你们现在是要自己下来,还是要我请你们下来。”只见四周静悄悄的,回应的只有山上的一些鸟虫的鸣叫声与风啸声。珍珍愕然道:“师父,没有人呀!你会不会看错,我都看到那树上没人了。”龙如风呵呵地笑道:“珍珍,师父变个魔术给你看。”说着双手一合,喝道:“变!”随着他的喝声,那棵高达七米高的金荣树化成了一条大蟒蛇,只见它全身左右摇摆,而那些树枝化成了一条条小蛇,附在大蛇的身上游动着。“隆!隆!”两个身穿绿色衣服的人,从金荣树上掉了下来。珍珍很惊讶地看着他们,想不通他们明明在树上,而自己怎么都看不到。龙如风走到他们的身边,笑嘻嘻地望着他们。两人把眼睛睁得要多大就有多大,楞怔地望望龙如风,又望望那棵金荣树,面色一下子变得极为煞白,双眼露出惊恐、慌惧……他们看到龙如风,就像是遇到鬼一样。龙如风轻笑道:“两位这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,好心好意地叫你们下来,死都不肯下来,现在摔下来你们才甘心。”两人发着抖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龙如风接着道:“你们两个的幻术修炼得不错,能借着道具把幻术发挥到这种程度,已经是很难得了。可惜你们不应该用在我的身上。说!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在最后一句严厉叱喝下,两人除了剧烈的颤抖外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珍珍接下说道:“使用幻术,你们是忍者吧!其实你们不说,我也知道是西门红派你们来的。”听到这话,其中一个清瘦的青年结巴道:“你……既然知道……还问我们做什么?”珍珍双眼精芒暴射,说道:“只要你们说出你们是什么组织,控制飞龙集团有什么目的,我可以饶你们不死。”两人如同没有听到一样,躺着一动也不动。珍珍还想开口训斥他们,龙如风伸手示意她不用再说,说道:“不要浪费时间,让我来吧。”说着,他双目闪烁出如两把利刃的光芒,向着两人扫了过去。两人一接触到光芒,身躯不停地颤抖,没有多久时间就瘫软昏迷过去。珍珍不解问道:“师父,这是怎么回事?”龙如风解释道:“我刚刚用摄魂术直接在他们的脑里摄取资料,他们可能受过这方面的训练,想用意志力抵抗,结果被我加大力度一摄,就昏迷过去了。”珍珍着急地问道:“那你刚刚在他们脑海中得到了什么资料?”龙如风摇摇头,说道:“他们两个知道得不多,两人都是受命于西门红,根本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内部情况,是属于组织以外的人。对了,你刚刚说得没错,他们的确是受过忍术训练的忍者。”这样的结果,大出珍珍的意料之外,以这种身手,竟然只是组织以外的人,那内部到底是什么人?这个问题一下子占据了她整个脑海,跟以前所遇过的组织对比一下,想看看到底有什么组织有这种能力,结果也没有一个情况是相符合的。龙如风接着续道:“这个组织做事如此严密,看来应该是一个庞大的组织。以后我们要小心一点,不要一时不察,着了他们的道。”珍珍迷惑道:“据我了解,国内还没有一个这么庞大的组织,如果可能的话,那就是境外的一些跨国组织。”龙如风低思一下,说道:“这也不是没有可能,毕竟飞龙集团是一个国际集团,国外的一些组织打他的主意也不奇怪。你看他们组织外的两个人都训练得这个样子,组织内的人那就更不用说,能人肯定不少。”珍珍深有同感地点点头,说道:“师父,你分析得很有道理,等一下我回去,就拜托过去的同事打听一下,这个又是异能者、又是忍者的组织,到底是什么来历。”龙如风道:“现在只有从两个方面入手,一是按照你所说的,打听他们是什么组织;二是从西门红那边入手。”安排好计画,两人也没有多留,便马上往山下走去。在一幢小型的别墅里,西门红坐在太子椅子上,身躯随着椅子轻轻地摇晃,如同一枝柳枝随风摇荡。在她的面前,站着两个低着头,神态愧疚、惊慌的男子。西门红那双勾魂眼似睡非睡,不时地瞄了他们一下,什么话也不说。她越是不说话,两个男子就越显得害怕, 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两个人的手紧握着, 正版铁算盘一句解特码青筋大大的浮出,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把头低得差不多到了胸口。良久之后,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西门红才打破宁静,问道:“吕大,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一遍。”听到西门红的话后,这两人才敢松一口气。吕大把头稍微抬起来,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的经过说了一遍,在一旁的吕二频频点头,表示事实确实如此。西门红闻言,紧锁着那双俏眉,沉思不语。过了半晌,她自言自语喃喃道:“一个能令你们两个都产生幻觉的人,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,可是那天,我看不出来他有丝毫的精神力啊……”龙如风正在别墅看着珍珍送过来的资料,资料上明确地记载,这个组织是四年前才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,他们是以并吞跨国集团为主。四年来,他们经过合法的手段,并吞了五家在国际上有名的集团。由于他们做得滴水不漏,所以一些国家也拿他们没有办法,只是在密切的关注他们。但是这么久以来,都没有办法发现这个组织的来历。而接管这些集团的人,都是一些成功的企业家。看完这份资料,龙如风感到头都大了,这是一个什么组织呀。竟然这么神通广大,连一些国家那没有办法拿他们怎么样。不过一想到那两个忍者,那么好的身手,却也只是组织外的人,也就不怎么奇怪了。突然一阵手机响声,把龙如风的思路打断。“你好!”珍珍拿起手机打开礼貌道。“妳好!是珍珍总监吗?我是西门红。”电话里响出了西门红嗲声嗲气的声音。珍珍有点意外,随口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西门红嗲声嗲气道:“我的总监,怎么脾气这么大。”珍珍没好气地说道:“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,我就挂电话了。”“哎哟!”西门红笑道:“那我就不多说了,今晚在北京餐厅三楼订了一个房,想请你和你的助手一起来吃顿饭,不知道你们赏脸吗?”珍珍一听,把手盖住手机,转过身小声问道:“师父,西门红今晚约我们吃饭,去还是不去?”听到西门红约吃饭,龙如风也感到有些意外,但还是点点头,让珍珍答应她。“好!今晚我们一定到。”珍珍回答道。西门红嗲气说道:“那我们晚上见了。”珍珍放下手机,问道:“师父,你觉得这个西门红突然请我们吃饭,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”龙如风把手中的资料放在一边,分析道:“有可能是昨天那两个人回去以后,把经过向西门红汇报,她今天约我们去,是想从中套出我们的来历,也有可能给我们来个鸿门宴。”珍珍忧虑道:“万一他们来个鸿门宴的话,那我们去了,岂不是自投罗网。”龙如风笑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我们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,到时候见招拆招。要知道,这也是给我们一个突破的好机会。”听到龙如风的解说后,珍珍也变得豪气干云,道:“那我们今晚就过去,会会这场鸿门宴。”日落西山,傍晚时分。两人应西门红的约定来到北京餐厅,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十八号房。有点出乎龙如风意料之外的,整个包房只有西门红一个人。只见她身穿牛仔裤配一件红色的紧身衣,凹凸的魔鬼身材,显得更加的诱人,一双桃花眼,随时随地的发出勾魂的闪光。对于今晚自身这副打扮,西门红是极为有自信的,只要是男人,就无法逃得过她的勾魂诱惑,所以龙如风一到来,她就迅速地把那双水灵灵的媚眼抛向他。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龙如风也不例外的被她看得心头一荡,还好他早就心存警戒,灵力迅速地在全身运转一番,马上就把心境恢复到纹波不动的境界,坦然从容的面对着她。西门红含笑如春,轻启似火的朱唇:“珍珍小姐,你们可来了,我等了好久。”话虽然对着珍珍说,但一双媚眼从始至终都是望向龙如风,想移动一下都没有。西门红那副放荡的模样,马上就引起了珍珍的不满,只见她厌恶的蹙起柳眉,狠狠地盯了她一下。西门红如同没有看到一样,一心一意、含情脉脉地望着龙如风,那模样如同看情人一样。龙如风从容自若,淡然道:“现在来也不晚。”西门红看到龙如风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,内心一下子如翻江倒海般的滚动。平常男人看自己,都是如蜜蜂见到花一样,内幕资料神魂颠倒,如今这男子竟然如同没有看到自己一样,这到底是个什么人?他还是不是一个男人?她在自己的心里打了一个大问号。她的内心虽然有极大的震撼与疑惑,但多年的江湖磨练,还是使她镇定如镜,不动声色地坐着。嗲声嗲气道:“还没有请教贵姓大名。我的名字你可能已经听珍珍小姐说过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龙如风始终面带笑容,答道:“别客气,我叫龙如风。不知西门小姐今晚约我们来这里有何吩咐?”经过一番的谈话与观察,西门红知道吕大两人没有说谎,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,确实是一点都不简单,同时也知道自己无往不利的魅力,对他是一点作用都没有。知道魅力对龙如风没有用处后,西门红迅速地换了一个神态,显得高贵大方,说话也没有那种嗲声嗲气了,道:“今晚叫你们过来,只是有事商量,是为了避免伤了我们大家的和气。”珍珍讽刺道:“以免伤和气?如果不是我们有所警戒的话,可能我们现在已经在地府中吃饭了。”西门红一点也没有否认她所做过的事情,说道:“这叫做不打不相识,珍珍小姐,我为了以前所做的事向你赔个不是。”珍珍冷言冷语地道:“那可不敢当。”西门红也不想跟珍珍为这个问题争辩而浪费时间,正色道:“龙先生,我是明人不说暗话,今天我约你们来这里,是为了昨天的事情向你们赔罪。”珍珍愤怒地道:“你们对我们做了这些,难道一句赔罪就算了吗?”西门红微笑道:“当然不是一句话,这是我们对你们的赔偿。唯一的条件,就是希望你们不要插手飞龙集团的事情。”说着,她从蓝色的手提包中,拿出一张支票轻轻的一抛,支票如同一片树叶,稳稳地飘到龙如风的面前停下。龙如风拿起支票一看││美金一百万。他笑了笑,轻轻地用手指对支票一弹,发出了“的”的一声,也没看到他再有别的动作,那支票却凭空直行,飞到了西门红的面前。“这应该是我人生以来,看过最大的一笔钱,可是我不能收。”西门红道:“难道龙先生是嫌少,如果是这个,那好商量!你要多少?开个价吧!”龙如风摇摇头道:“这不是钱多少的问题。西门小姐,如果你们就此放过飞龙集团,你们昨天对我所做的事情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“我知道你们的组织,是以并吞国际上一些有影响力的集团为目的,但是我请你们放过飞龙集团。如果你们一意孤行,不听警告的话,后果就要自负。”西门红没有想到,龙如风竟然会知道这些,媚眼精芒一闪,旋即又敛去。她呵呵地笑道:“龙先生既然知道我们的来历,那就不应该插手此事,我们看好的东西,从来不会让它跑掉。”难道龙先生想以你个人之力,与我们整个组织作对吗?“话说回来了,据我所知,龙先生你与飞龙集团没有什么关系,又何必趟这浑水呢?你收了这一百万美金,我们从此各不相关。这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事情吗?”龙如风知道这帮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不见棺材不掉泪。如果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,他们会以为天下可以横着走。他面色一变,沉声道:“西门小姐,我与飞龙集团的关系,不是你们所能理解的。我不是怕事之人,你们要是不听我的话,我会让你们像这个茶壶一样。”说着,右手虚空对着桌子上铁茶壶一握。茶壶像是被什么东西挤压一样,发出了“哒哒”的响声,壶里的水向着外面漏出来,转眼间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铁块。西门红脸上现出了惊异之色,然后逐渐变成了恐慌,她楞了半晌,唯诺地道:“龙先生,这件事我会向组织汇报的,过几天,我就会给你一个答复。”看到西门红的神情达到了自己所预期的效果,龙如风感到满意,他带着警告语气沉重道:“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和平的答复,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。我们就等你们的答复,先告辞了。”说完,也不等西门红回答,带着珍珍往外就走。一出门口,珍珍急着问道:“师父,你刚刚为什么不对她使摄魂术,好从她那里得到资料。”龙如风答道:“说实在的,我还不想跟这个组织有个什么冲突。如果西门红能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上面,达到和平的解决,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他们作对。要知道,兵不血刃才是用兵之道的最高境界,没有必要打打杀杀的。”珍珍“喔”的一声,说道:“那我们现在自己找点吃的吧!”龙如风点点头,两人向着旁边的酒店走去。夜晚时分,在房里静修的龙如风,突然闻到了一股如夜来香般的香气。他心里感到极为奇怪,这附近又没有种夜来香这种花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香气呢?想着,他把心神向外延伸出去,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他的心神刚达到外面,只见十几位全身穿着黑衣黑裤,头包着黑布的人隐藏在四周,背上都背着一把武士刀,跟电影所演的忍者一模一样。心神扫过珍珍与林嫂的卧房时,发现她们睡得像死猪一样,龙如风恍然大悟,原来这夜来香的香气,是这些人放进来的迷香。知道这些后,他也不出面去打击他们,只是用心神默默地监视着他们,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。没有多久,其中一个像是头领的人,向着另外的人打了一个前进的手势,然后带领着众人,蹑手蹑脚,很有规律地行走到了龙如风房前。头领从身上拿出一把多齿的锁匙,转眼间就把门打开。当他们进房时,看到龙如风两只眼睛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,都意外的震了一下。头领话也不多说一句,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把光亮如镜的武士刀,身体化作鬼魅般的烟雾,由四方八面向他攻击,手中的武士刀化成了万千芒影,水银泻地,又似浪潮般地往他攻来,完全是拼命的打法。随在身后的人,看到头领已经进攻,也不落后地以同样的方法向着龙如风进攻。面对着这如暴雨的攻击,龙如风心如井水,一点都不受到他们的影响。他暗道:“你们来得正好,让我试试刚悟出来的太极图。”他双手挥个半圆,灵力从手上发出,一下子就把周围的灵气集中到面前,形成了一个太极图。雷雨般的刀光剑影,一到太极图面前都化为静止,所有的武士刀戳在太极图上,如同戳在一块大钢板上,不论他们怎么用力,都无法前进一步,身体被气流吹得如同在逆水行舟,动作一切都变得缓慢了起来。看到这种情形,每个人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,都想抽回武士刀逃走,龙如风哪会给他们机会,手一掐太极诀,口中喝道:“化!”太极图化为两条阴阳鱼,随着他的双手的舞动,阴阳鱼飞快地在每个人的身边穿梭而过,鱼如利刃般的在每个人的手腕轻轻一划,鲜血如水般的喷了出来。每个人手中的武士刀都再也拿不稳了,一时之间,房间里“叮叮当当”的乱响成一片,整个地板七零八落的掉满了武士刀。当众人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时,随着龙如风再次喝道:“合!”阴阳鱼迅速地合成一个太极图,如同一张网一样的向众人压去。所有的人一下子都踉跄侧跌,七零八落的摔倒在地下。众人这时再也没有保持沉默,鬼哭神嚎,哭天喊地的乱成一片,有的抱住手,有的抱住脚……痛苦的呻吟着,眸子一瞬间都闪烁出失落、痛苦、惊疑、恐怖的神情,充满了绝望。第一次应用这太极图,没有想到威力如此强大,龙如风有点不敢相信的望望自己的双手,刚刚他最后一下推出去,还没有用到一成的功力,如果全力的话,那这些人哪还能有命在这里呻吟痛哭,可能早就已成为一片碎肉。双手再次的滚动一番,阴阳鱼轻巧无比地在众人的面上划过,众人一下子都原形毕露,各种肤色的人都有,黑人、黄种人、白种人,年龄看起来大约都是二十三至三十岁左右。龙如风双眸闪烁出一道光芒,带着摄魂术往躺在前面的几个人摄去,几个人脑海中的记忆一下被复制过去,记忆经过一番清理,发现他们跟那两个人一样,都不清楚组织的情况。从他们的记忆中知道,这些人从小都是从各地被拐来,然后送到一个无人岛上,接受着各种各样残忍无比的训练,往往一百个人中,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留下来。龙如风本来想把这些人送到有关部门,但从他们的记忆中知道,他们也是一群可怜人,所作所为都是听上面的吩咐,不由得改变想法,叹了一口气,挥挥手道:“你们走吧!回去告诉西门红,不论她是想玩阴的还是想明着来,我都奉陪到底。还有告诉她,这是我最后的一次警告。”本来众人以为龙如风是在开玩笑,都楞怔的望着他。龙如风喝道:“你们不走,难道要我扶你们吗?”这下子大家才知他不是开玩笑,除了那些昏迷过去的,每个人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迅速的站了起来,扶起昏迷过去的同伴,一拐一拐地往外走。龙如风没想到,西门红经过自己的警告之后,还敢做出这样决定,叫人来暗杀自己,内心不由得叹气暗忖:“看来自己想与他们和平的解决这件事情,是不可能的。”还有一点,从刚刚众人的行动看来,百分之百的想置自己于死地,他们这次不成功后,又会玩什么阴谋来对付自己呢?好几个疑问在龙如风的头脑中盘旋着,但是经过一番假设,还是无法猜出西门红所要走的路线,最后只好不再去想。他决定以静制动,以不变应万变,如果对方采取什么剧烈的手段时,自己就会用更加强烈的手段来对付他们,让他们知道飞龙集团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懦弱。龙如风望着地板上一滩一滩的血迹与乱七八糟的武士刀,发出了一股灵力,如同龙卷风般地往地板一卷,所有的武士刀一下子都被卷到墙边的一角。为了清洁地板的血迹,他发出了一股水属性的灵力,把屋子里的水气集中起来。蓝蓝的水气从无到淡,再从淡到浓,转眼之间形成了一条水龙,水龙随着他的意念,花样百出地在地板上来翻来滚去,做了十几次的来回擦洗。等到蓝蓝的水条都成了红色时,龙如风伸手一挥,水龙如同有灵性般地飞到洗手间,一贯而下的倒入水沟中。这时候,整个房间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,恢复了原来的清洁与清静,而龙如风也如同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般的,盘坐静修了起来。翌日的阳光特别明媚,一丝丝的阳光透过窗户,轻轻地照到了龙如风的身上,使他在静修之中悠悠地苏醒过来,灿烂的阳光使他心情感到无比的舒畅。他站起来后,大大的伸个懒腰,走到窗户旁,把所有的窗饰全部拉开,让阳光无阻的照射进来。一阵叽叽吱吱的议论声,从客厅传了上来。龙如风仔细一听,大概听出是林嫂在向珍珍询问,为什么门外的铁门是打开的,是不是昨晚发生了窃盗事件。龙如风怕她们会去报警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迅速地走出到客厅,向她们说道:“铁门是我昨晚出去买东西时忘记关上的。”有了龙如风的话,林嫂也就不再起疑,恭敬地向龙如风说要去市场买菜后,就拿着菜篮子往外走去。林嫂前脚刚走,珍珍随后就问道:“师父,昨晚是怎么回事,你不可能回来时连门都忘记关吧。”龙如风轻笑一声道:“就知道瞒不过你这个机灵鬼。”接着,他把昨晚发生的事情陈述了一遍。珍珍听完气愤道:“师父!你为什么把他们放走,你昨晚应该叫醒我,让我把他们送到警察局里。哼,这个西门红胆子也太大了,经过昨天的教训,竟然还敢派人来杀我们。师父,他们已经这样子,我们也没有必要与他们客气什么。依我看,我们应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。”龙如风道:“算了,我们修真之人没有必要跟他们斗气,如果他们经过这次以后,能放过飞龙集团,那就算了。但是如果他们还是顽固不化,一心想要并吞飞龙集团的话,那就不要怪我们对他们不客气,到时候,我会让他们一辈子都会为做这件事情而后悔。”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原标题: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用X光机缉毒,3小时缴毒品26公斤

,,精选四肖八码中特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平特一肖论坛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